新闻媒体

舌尖上的冬日回忆

2019-12-19 16:43:22 作者:罗婷 来源:外围足彩萍乡
    “家乡是个久居生厌,远离怀念的地方。”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这一句至理名言。儿时的我根本不懂得这种感受,现在光阴荏苒已经度过了无数个冬天,儿时的冬日记忆像个不听话的孩子渐行渐远。
    现在我还能看见那个孩子模糊的身影。他带着我溯洄,我看见了曾经年少的我。那个时候,家乡还是有雪的。一整个冬天最期待莫过于第二天一早推开门,发现外面银装素裹,天地一片银白。然后我就可以在被积雪厚厚包裹的大地怀抱中自由嬉戏。
    回到家里,往往大人们都还没有做好饭。所幸奶奶会给我准备一碟香辣豆皮。我们这里的人冬天嗜辣,儿时的我就爱吃这香脆廉价的大豆蛋白制品。尽管大家都叫它垃圾食品。往往我都是直接拿手大块大块地往嘴里塞,吃得满嘴是油,一边赞不绝口,一边大快朵颐。奶奶见我吃得津津有味,脸上也会堆满笑容。要说这豆皮,可别提有多美味了。香香脆脆,吃完了之后唇齿留香,每次我吃完豆皮,碟子里都是干干净净,连多余的油都没有。
    如果说,豆皮这种小零食刺激了我的味蕾,那么莲花血鸭就是让我的味蕾开花的另一道美食。而这道特色美食,是我奶奶的拿手菜。每次冬天除了期待一场大雪,还会憧憬奶奶的莲花血鸭。正如其名,这道菜就是用鸭血和鸭子烹饪而成的。奶奶忙里忙外,我就趴在那里看着她。还没做好,我已经垂涎三尺了。做好的血鸭盛进莲花形状的盘子里就是地地道道的莲花血鸭了,色美味香,鲜嫩可口。奶奶说,做这道菜不要选太老的鸭,鸭肉要嫩才好吃。我当时哪里知道那是什么道理,只想着马上就可以吃到奶奶亲手做的莲花血鸭了。
    儿时的我,爱着豆皮那香辣的味道,现在的我依旧爱着那个味道。但是,曾经随处可见的香辣豆皮,现在已经不见踪影了,而做得出我爱吃的莲花血鸭的奶奶也已不在了。物是人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那一段因为一两个特色美食在味蕾上面绽放而难忘的回忆,也随着时间的冲刷而慢慢变淡了,那一份爱也逐渐变成了怀念。
    现在啊,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看到当年那种可以躺着打滚的雪了,也很少吃到当年令我魂牵梦萦的香辣豆皮和莲花血鸭了。那段舌尖上的冬日回忆,影子也渐渐远了。好想回到当年我们打雪仗的那个地方看看,那个宽敞的曾经充满了我们欢声笑语的地方还在吗?